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師兄飛升了 > 029 有本事再說一遍
    第二天陳牧難得起了個早,實在是因為今日是內比的第二場,也就是石峰的比試。

    當陳牧三人到達比試地點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

    這些人和昨天幾乎是一樣的,不過當陳牧三人出現的時候,他們還是感受到了這些目光的審視。

    有的人開始竊竊私語,所談論的對象,是陳牧。

    “昨日那個陳牧竟然拔得頭籌,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運了?!?br/>
    “那可不,這丫的也是個陰險小人,非要等人家都打得筋疲力盡才去動手?!?br/>
    “就是,不然一個三百年都無法結丹的人,能有這本事?”

    陳牧倒是無所謂,反正隨便別人怎么想怎么說,越是把他說得一無是處越好。

    反正,不要去主動惹麻煩就好。

    要不是答應了逍遙子要奪得第一名,他根本就不會動手,指不定上去就認輸了。

    他還隱隱記得,逍遙子說要他們奪得第一名的時候,眼中有些別的東西。

    所以,這一次的內比,想來是有些不同的。

    陳牧也是心中有感,加之不想愧對逍遙子的心血,才會出手。

    先前他還擔心自己動手會不會露出什么破綻,所以故意去刺激他的對手,讓人忽略他自己,以為自己只是個說大話的草包,不足為慮。

    結果,這里的人似乎都沒有看出他有什么不同,陳牧是徹底放心了。

    內比很快開始,石峰提著自己的無鋒,沉著臉往石臺走上去。

    先前暗地里說陳牧的人,他可都記下了,待會兒,再好好還他們。

    比賽開始,陳牧站在臺下,興致勃勃地看石峰的打斗。

    大家的目光不再注意陳牧,而是放在石臺上。

    相較于陳牧昨天的內比,大家更關心的是金丹期修士的比試。

    陳牧即便是再不同,也只是個筑基修士,自然是不如金丹期修士引人注意了。

    當然了,瓊華宮的女弟子們,目光還是往陳牧和夜白身上掃。

    主要是這兩個人站在一起,太引人注意了,好似自帶光環。

    一個冷若冰霜不茍言笑,一個笑得燦爛沒心沒肺,這樣的組合竟然互補,異常協調。

    大約小半個時辰后,臺上原本的四十幾個人,也差不多只能下了十來個人。

    “小白,你說石頭能不能進前三?”

    陳牧靠近夜白,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夾著夜白的衣袖問了一句。

    夜白冷冷地瞥了一眼自己袖子上的那兩根手指,蹙眉,“放開?!?br/>
    “???”陳牧回過神,干笑兩聲,松開了夜白的袖子,“那你覺得他能不能進?你看,現在的情況和昨天差不多,藥仙谷已經全體出局,還是瓊華宮隱隱占上風。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昨天上半場我全程坐著看戲,而石頭今日卻在打斗中?!?br/>
    而且很無語,靈云宗的弟子似乎就看準了石峰,非要對付他不可。

    上一次在玉鳳鎮上遇到的孟歡,就在這一列,如今靈云宗剩下了四個人,他們可不管別的宗門,只管對付石峰。

    在孟歡看來,四個人對付石峰一個人,應當是很好解決的。

    要是不好好教訓一下逍遙仙門的人,都對不起自己所受的傷。

    就被夜白給傷了一下,可痛了他好幾天,烤著火爐,整個人都溫暖不起來。

    “臭小子,小爺我打不過你的二師兄,但是收拾你一個人還是綽綽有余?!泵蠚g一臉得意,“還有你那個大師兄,是個什么狗屁東西,實力不怎樣,鬼把戲還多,別說你不清楚你們昨日的三甲怎么來的?還不是你們那個癟三大師兄,趁人之危,陰險小人,我呸!真要有本事,還至于三百年都結不了金丹,丟人現眼!”

    孟歡毫不客氣地吐槽陳牧,將他說得一無是處。

    上次他受傷,便回了宗門養傷。

    至于楚流云和十來個弟子去給他找回場子的事,他并不知道。

    楚流云臉上無光,自然不會告訴孟歡,自己被夜白收拾了,其他的弟子也被陳牧給揍了。

    對于圍堵陳牧和夜白這事,他們全部都閉口不言,爛在肚子里。

    以至于,到了現在,孟歡還是相信楚流云就是他的后臺。

    看臺的三個長輩神色微動,卻沒有開口,只有楚恒這個靈云宗的宗主滿意地摸了摸下巴。

    臺下的人,看向陳牧的目光就更加不屑了,畢竟人家說的也是事實。

    說白了,都不覺得陳牧昨日是靠自己的實力贏得比試。

    只是在聽到這話的時候,靈云宗陣營的楚流云,臉色隱隱有些不正常,他張了張嘴想要出聲說點什么,但卻不知道從何開口。

    總不能說,其實逍遙仙門比他們所認知的那些情報厲害多了吧?

    “混賬東西!你有本事再說一遍!”石峰一臉怒容,徹底被孟歡挑起了怒氣。

    如今引神宗的弟子和瓊華宮的弟子在交手,他們也顧不上靈云宗和石峰了。

    孟歡身邊還有三個人,而石峰只有一人,所以孟歡底氣也足了,就更不把石峰放在眼里。

    “說就說,你還以為我怕你???我說你那個大師兄就是個垃圾廢物,三百年都結不了金丹,你們跟他混在一起,也是廢物?!泵蠚g得意一笑,他身邊的人也跟著笑起來。

    石峰被氣得一臉通紅,頭發無風自動,衣袂飄飄。

    他右手的無鋒突然被他拋向半空中,劍柄上的小黃鴨隨風擺動,似乎正在嘲笑那些說話不經過大腦的人。

    “不拿出點真本事給你們看看,還真以為我們逍遙仙門無人了是吧?我告訴你們,不管是我大師兄,二師兄,還是我這個不成器的三師弟,我們,在同等級修為下,都是你們仰望的存在!”

    話音剛落,石峰嘴里默念了幾句扣具,無鋒忽然輕吟一聲,劍鋒閃著妖異的紅光。

    陳牧忍不住挑眉,他居然都沒有發現石峰還有這招,這顯然是解開了無鋒的什么禁制。

    當初他還很奇怪這個,為什么逍遙子給他和夜白的劍都是好劍,卻只給了石峰一把未開封的劍。

    莫非,這是最根本的原因?

    他看向夜白,發現夜白也是一臉疑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钱龙捕鱼怎么玩才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