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三百四十六章:絕世殺陣!霧靄復蘇!殺!【第一更求月票】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天玄掌教,給我滾出來!”

    聲音如天雷一般,直接在天玄仙宗轟然炸響。

    這一刻,上上下下,天玄仙宗無論是弟子還是長老,亦或者是想要拜入天玄仙宗的天驕們都震驚了。

    王長老更是震撼愣在原地。

    陸長生這句話實在是太霸氣了。

    居然讓天玄掌教滾出來。

    天玄掌教是什么人?無上仙宗的掌教啊,雖然不是仙王,但也是一位仙尊大圓滿的強者。

    而且天玄掌教,還是天人族修士,這種存在,可謂是高高在上,沒想到陸長生居然直接要讓這種存在滾出來,這簡直是恐怖滔天啊。

    一雙雙充滿著震撼與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陸長生。

    尤其是陸長生更是一個照面,將天玄仙宗的金仙長老斬斷雙手,廢掉修為,這簡直是大事啊。

    對于天玄仙宗來說,這種無上仙宗,雖然比不上仙界十大修仙圣地,可也是響當當的存在,不亞于仙界圣地的存在啊,再加上天玄仙宗可是有一位活著的仙王。

    陸長生直接出手傷人,不管如何,這就是大事,就算陸長生的故人,的確被冤枉了,那么陸長生也要付出極其慘痛的教訓。

    所以陸長生的所作所為,震撼了所有人。

    “大膽!”

    “狂妄!”

    “誰敢亂語?”

    “是誰?膽敢如此猖狂?”

    下一刻,一道道聲音響起,一百零八峰當中,有不少強大的氣息出現。

    陸長生都直接讓天玄仙宗的掌教滾出來了,如何不引起天玄仙宗眾強者勃然大怒。

    這一刻,天地變色,狂風大作,飛沙走石,一尊尊強者出現,足足十尊仙君強者,出現在山下。他們注視著陸長生,同時又掃了一眼被廢掉修為慘叫連連的金仙長老。

    “你當真是大膽!”

    一名仙君怒吼,他身披陰陽道袍,身后浮現陰陽魚,陰陽之氣環繞,仙君之威彌漫,氣勢凝聚一座仙山,壓的無數天驕呼吸不過來。

    空間震顫,這是一名仙君強者,乃是一峰之主,自然強大。

    “請上仙恕罪啊,他還年輕,只是一時沖動,還望上仙恕罪啊?!?br/>
    這一刻,王長老臉色極其難看,同時大聲喊道,他向對方道歉,這般解釋道。

    “一時沖動?就敢傷我天玄仙宗的人?真是狗膽,年輕又如何?給我跪下!”

    這尊仙君怒吼,剎那間,陰陽仙山出現,想要直接鎮壓陸長生。

    只是就在這時,有人出聲,立刻壓制住了這位仙君,緊接著給了對方一個眼神。

    他目光掃了一眼仙宗之外數十萬的天驕,其意思很明顯。

    今日是收徒大典,雖然天玄仙宗不在乎這些天驕,可名聲還是需要的。

    有些事情,必須要講道理,哪怕是歪理,也要說清楚,不然直接鎮壓,傳了出去,對天玄仙宗來說,不是一件好事,畢竟天玄仙宗雖是無上仙宗。

    可卻不是仙界第一宗,自然而然,他制止了陰陽道人,隨后又著看向陸長生,面容平靜無比道。

    “你是何人?膽敢如此羞辱我天玄仙宗掌教,又膽敢在我仙宗傷人?”

    這也是一位仙君,道骨仙風,穿著一件青色道袍,衣袖之間,無風自鼓,一雙眸子,死死地盯著陸長生。

    此時此刻,陸長生的混沌重瞳已經內斂,他們沒有無法察覺,否則的話,光是混沌重瞳,他們也不敢如此猖狂。

    “陸某,不過是剛剛從下界飛升之人,名字不值一提,只是剛飛升,便知曉陸某的一位故人,被廢修為,鎖在天雷崖上,受雷法之苦,所以特意前來此地,詢問來龍去脈,想看看有沒有什么誤會?!?br/>
    “但,天玄仙宗的長老,仗勢欺人,不理不睬也就罷了,還要對我陸某人動手,可惜修為不足,丟人現眼了?!?br/>
    陸長生語氣冰冷無比,最后一句話,更是譏諷著對方。

    “長生,!”王長老想要開口,但陸長生卻看了他一眼,眼神堅定無比,而后微微搖了搖頭,讓他不要再插手了,這件事情,他管定了。

    “修為不足?丟人現眼!好!好一個丟人現眼!”青衣仙君大笑一聲,而后目光瞬間冰冷下來,眼神當中,似乎能迸裂出閃電一般,注視著陸長生,冷漠無比道:“你要一個公道,這合情合理,但今日是收徒大典,你可以明日再來,你堵在這里,影響大典舉行,已經在挑釁我天玄仙宗了?!?br/>
    “你說他對你出手,那貧道想要問一下,有誰為你佐證?”

    話音落下,剎那間全場鴉雀無聲,沒有人愿意為陸長生出聲,不熟也沒必要。

    雖然的的確確,是天玄仙宗的金仙長老先出手,陸長生也的確算得上自我護衛,壓根就不屬于主動出手,而且陸長生也的的確確客客氣氣,眾人都看在眼里。

    只是沒有人會幫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他們都想要拜入天玄仙宗,不可能會因為一個陌生人,而得罪天玄仙宗。

    但,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無比的聲音響起了。

    “我看到了!是天玄仙宗長老先動手的,這位道友前來詢問來龍去脈,說話都比較客氣,反倒是這位長老,咄咄逼人,驕傲自大?!?br/>
    聲音響起,是一名女子的聲音,看起來十分年輕,穿著一件藍衣長裙,主動站出來開口道。

    “小妹!不可亂說!”

    而女子身后,一名男子卻拉回了她,不想讓她陷入這個是非。

    “長老,我這小妹說話不著譜,還望恕罪,我現在就帶她離開?!?br/>
    男子開口,直接將這名藍衣女子給拉走。

    而陸長生則不由將目光看去。

    “不要拉我,哥,明明就是天玄.......”

    “住嘴!你想要死可以,但不要把我們家族牽扯進去?!?br/>
    年輕男子冷冷開口,一句話說的后者沉默。

    緊接著,藍衣女子沉默了,但她卻回過頭,看了一眼陸長生。

    陸長生也看了她一眼,稍稍點了點頭,算作是致謝。

    實際上,有沒有人幫自己說話,已經無所謂了,不幫是本分,幫是情分,這份恩情,他會記在心中,只是眼下的事情,不是恩不恩的問題了。

    “好了,事情我已調查清楚了,你狂妄自大,囂張跋扈,因朋友受罰,從而懷恨在心,特意選擇的我天玄仙宗收徒大典,想要破壞大典,還出手傷人,罪不可赦!”

    “但念在上蒼有好生之德,斷你雙手,毀你雙眼,罰去仙礦之地,為我天玄仙宗,苦役三萬年!”

    他開口,語氣高高在上,一言一句,就定奪陸長生的生死。

    “呵.......”

    但,就在這時,陸長生卻輕笑了一聲。

    天玄仙宗眾強者有一些好奇了,甚至一百零八峰許多強者都投來了目光,他們雖然沒有親臨此地,但也早已注意到了,不止是他們,就連一百零八峰上正在考核的仙界天驕們,也不由紛紛看向了此地。

    許多人不由皺眉,莫名之間,覺得陸長生似乎有什么底氣一般,否則的話,沒有任何一絲恐慌,甚至還輕笑一聲。

    “哼!裝神弄鬼!徐長老,我直接鎮壓吧,浪費時間?!?br/>
    那陰陽道人再次出手,他不想要浪費時間。

    可下一刻,陸長生的聲音,緩緩響起!

    “斷我雙手?毀我雙眼!罰仙礦苦役三萬年?.......你們配嗎?”

    “六界之中,誰敢罰我苦役?誰敢定我生死?縱然是天道親臨,也不敢對我陸某,說這樣的話吧?”

    陸長生開口,他一字一句落下,目光注視著眼前幾位長老。

    這番話落下,若是換任何一個人,只怕會引來哄堂大笑,可不知道為何,所有人都莫名有一種錯覺,一種陸長生沒有說謊的感覺,一種就算是天道真正親臨此地。

    也不敢定奪他生死一般。

    “你!”青衣仙君回過神來,他被陸長生的眼神給震懾到了,想要動手。

    可就在這時,陸長生輕微跺了跺腳。

    轟!轟!轟!轟!

    剎那間,一百零八峰瘋狂震動,仙光沖天,一股極其恐怖的勢覆蓋百萬里。

    咔嚓!咔嚓!咔嚓!

    恐怖的烏云浮現,遮蓋天地,一瞬間,日月無光,星辰暗淡。

    狂風大作,比之前要恐怖百倍。

    “絕世大陣!絕世大陣!誰布置了絕世大陣?”

    “發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為何我天玄仙宗會出現絕世大陣?”

    眾人驚恐萬分,因為察覺到有絕世大陣正在復蘇,不可置信。

    要知道,絕世大陣,天玄仙宗是有,但除非到了仙門生死存亡的時候,絕世大陣才會復蘇,這突然復蘇的絕世大陣,令人震撼且有疑惑。

    “這不是絕世大陣,這是絕世殺陣,快!制止他,否則,會引來滔天的麻煩?!?br/>
    但就在這時,一道驚駭無比的聲音響起,一座主峰當中,一個老者大聲吼道,他眼神驚駭萬分,他是一名陣法師,在一瞬間就察覺到,這不是普通的絕世大陣,這是一座恐怖無比的殺陣。

    轟轟轟!

    然而,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日月無光,星辰暗淡,雷云遮天蔽日,宛若末世來臨,又似乎是天罰一般。

    但更讓天玄仙宗無數強者震驚的是。

    一團團詭異無比的霧靄浮現,出現在天玄仙宗當中。

    這一刻,所有人都抽到一口冷氣了。

    “他來自禁區!”

    一道恐怖的聲音響起,這是一位仙君長老,顫顫巍巍地指著這些霧靄,道出了陸長生的身份。

    “什么?他來自禁區?”

    “嘶!這是天淵神山的霧靄,他來自天淵神山?”

    “這......這......這不可能!”

    一道道聲音響起,天玄仙宗的眾長老,沒有一個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一個白衣面具男子,居然來自天淵神山!

    來自那種恐怖滔天的地方。

    天淵神山是什么地方?

    天玄仙宗在天淵神山面前,還真是連螻蟻都算不上,神族無上強者踏入天淵神山都被打出去了,天玄仙宗在神族面前,根本不算什么,更何況他們區區一個仙宗?

    恐懼!絕望!震撼!

    天玄仙宗的修士,徹底窒息了,誰能想象得到,這種存在,居然會來到天玄仙宗?

    “大大......大......大人,這......可能......有誤會啊?!?br/>
    青衣仙君說話都結巴了,他眼睛瞪的巨大,看向對方,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轟!

    然而,陸長生沒有廢話,只是緩緩吐出一個字。

    “殺!”

    聲音響起,殺氣沖天。

    剎那間霧靄當中,一尊尊上古戰魂出現,每一尊戰魂都是仙君級的強者。

    噗噗噗噗噗噗!

    眼前的十位仙君,一瞬間被斬去肉身。

    但元神留下來了。

    轟轟轟!

    一百零八峰,剎那間慘叫連連,恐怖的霧靄彌漫,所到之處,根本不存活人。

    但陸長生并沒有節外生枝,只殺天玄仙宗的修士。

    至于無辜不無辜,地上的公道二字,已經寫的清清楚楚了。

    此時此刻,所有天驕目瞪口呆,他們沒想到,陸長生居然來自禁區。

    這簡直是,招惹了一尊根本惹不起的大人物啊。

    “尊上!息怒??!”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無比地聲音響起。

    緊接著絕世殺陣,被壓制了,但霧靄沒有被壓制。

    很快,一道人影,出現在陸長生面前,是一個老道,渾身環繞仙光。

    這是天玄仙宗的掌教。

    他一出現,直接向陸長生一拜,而后神色無比恭敬道。

    “尊上,這當中一定有什么誤會,還望尊上能聽我解釋?!?br/>
    天玄掌教出來了,他之前在悟道潛修,哪怕是陸長生讓他滾出來,他也沒聽見。

    可隨著絕世大陣的出現,他直接察覺到了,所以醒來,第一時間前來道歉。

    不過天玄掌教內心也是怒不可歇啊。

    怎么好端端的,招惹到了這種無上存在。

    但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可他清楚,人家不可能無緣無故找上門來,肯定是出了事。

    天玄掌教內心已經篤定了,不管是誰,也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要是這件事情有誤會,也就算了,吃點虧就吃點虧。

    可若是誰真的招惹了這位存在,他保證,挫其骨,扒其皮,斷其骨啊啊?。。。。?!

    ---

    ---

    推薦好兄弟大作,跟本書主角一樣帥氣的爽文,《我真不是氣運之子》,光名字就看得出來,是一本超級爽文?。。。?!真的很好看,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捧捧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钱龙捕鱼怎么玩才能赢 北京pk拾开奖历史 新浪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 华夏配资网 开奖网结果 黑龙江体彩11选5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好彩1今晚开什么生肖 股票融资融劵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