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沙雕魂師的萬界之旅 > 三百一十 神秘的佐拉
    通過卡西利亞斯和斯特拉克兩人互補的口述,所有人都用想象大概還原了在他們抵達那處地下秘密基地前發生的事情。

    佐拉博士一開始表現的很正常,直到它將自己的程式導入到了機械軀體上,拿起了隨意放在實驗臺上的時間寶石后,它這才露出了自己鋒利的獠牙。

    趁所有人不備,它立即控制了基地里所有的設備,利用機關中的火力將來不及反應的九頭蛇成員和黑暗法師們都快屠了個干凈。

    也得虧卡西利亞斯和斯特拉克足夠警惕,又有手下幫忙擋刀,這才得以幸存,隨后因為失去手下的卡西利亞斯暴怒,使用強大的法力與佐拉對抗。

    佐拉起初也未占上便宜,還被卸了一只胳膊,半個腳掌。

    直到佐拉無意間啟動了時間寶石,綠芒大亮,它居然操控了周圍的時間,將自己斷掉的手腳都重新接了回去。

    見此,卡西利亞斯當即借助著黑暗維度的法力強行掙脫了這片區域倒流的時間,帶著還殘存的手下,順便將斯特拉克也帶走了秘密基地。

    此時的佐拉對時間寶石還研究不深,加上自身硬件問題,能發揮的力量有限,所以沒能通過控制區域內的時間流動將卡西利亞斯抓回來。

    再后來,逃走的卡西利亞斯和斯特拉克就來到了紐約都市的布魯克林街。為了信守與黑暗維度之主多瑪姆的交易承諾,也為了向帶給他屈辱的佐拉博士復仇,卡西利亞斯決定立馬打下圣殿,解開現實世界封印,將多瑪姆帶進這個維度里。

    他們很幸運,碰上了法師們都幾乎出外勤的日子,但他們又很不幸,在碰上打不過的佐拉以后,碰上了一個更對付不了的仇富者聯盟。

    了解一切以后,卡西利亞斯他們就徹底失去了工具人的價值。

    古樂手一揮,將他們改寫成了狗,其中五條狗還是身懷黑暗力量的狗子。

    給這五條黑暗狂犬強行喂下了自己的身外化身種子以后,身外化身種子便在五個變成狗的法師體內扎根發芽,甚至開始抽取他們身上的法力作為養料生長。

    空有法力卻失去施法能力的卡西利亞斯等黑暗法師們,陷入了一陣絕望,接下來迎接他們的,只有凄慘的狗生。

    ……

    “時間寶石果真充斥著不可思議且強大的力量啊?!币粋€鋼鐵之軀墜落在高麗的某廢棄工廠內,渾身充斥著綠色光紋的它緩緩起身,赤紅的眼睛死死盯著手中的時間寶石。

    嘶——

    光紋散去后,佐拉博士的機械身體就出現了不可逆轉的損傷,全身金屬表皮出現了不等程度的碳化。

    “可惜,想要充分使用這塊寶石的力量,我得需要更強健的身體?!弊衾┦肯氲?。

    此佐拉博士雖然并非是純粹的佐拉博士了,但它也繼承了佐拉博士豐富的生物科學學知識,對于如何獲得一個可寄宿的強大身體,它幾乎在一瞬間就有了可行的方案。

    地球上最堅硬,或許也是宇宙中最強健的金屬——振金,利用它們的原料和生物科學技術相結合,創造出一個世間最堅實的軀體,再以無限能源的時間寶石供能,這樣一來就能誕生一個完美的寄宿體了。

    而想要實現這些,即便佐拉博士再聰明,但單靠自己真正實施成功這項計劃,估計也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屆時那個資料記載中的可怕敵人早就發現他了。

    為此,它需要一個跳板,那找誰呢?

    目前,在仿生科學研究領域的第一人是來自高麗的一位女博士,趙海倫。

    她一直有在研究仿生科技,并且已經初步設計出了一套可行的儀器,想要將之實現就差一筆啟動資金了。

    佐拉博士并不想綁架這位女博士,因為沒必要。

    它只想要對方的設計圖紙,剩下的那些完全可以靠自己的知識去補充和改進,打造出一臺更加完善的振金仿生軀體生成儀器。

    依靠自己身為人工智能得天獨厚的優勢,佐拉博士的思維在網絡中閃電疾馳,很快就通過衛星天眼發現了目標所在,它發出幾聲人性化的怪笑,利用腳下的噴射推進器又一次飛上了天空。

    ……

    導彈危機被成功阻止,但有些人卻實在高興不起來。

    未知超級罪犯的行為讓這次聯合國提出的法案變得十分可笑滑稽,毫無意義。

    試想一下,如果這次導彈危機發生在法案通過以后,那么超級英雄被聯合國政府控制,還要按照他們預設制定的方案行動,恐怕黃花菜早就涼了。

    “爸爸,世界遠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大?!碧夭槔氐礁赣H的身邊后,回想起與復仇者們和未知的法師們的合作經歷,只覺得是那樣的奇妙。

    現任瓦坎達國王特查卡眼神復雜的望著和平的夕陽,嘆了一聲,“我做錯了嗎,特查拉?”

    特查拉看著父親,想了想,認真道:“你的目標是好的,但我覺得你的方法存在一些謬誤。是的,超級英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缺少了管束,是會危害社會,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需要受到那樣嚴苛的控制,只需要做出限制就好?!?br/>
    “而且,只是這樣限制超級英雄未免太不公平了一點?或許我們該專門出臺一項特異人士的法案,在限制他們特異能力使用的同時,又給予他們某些方面的福利,因為總歸他們是少數人,從人性上看,其實弱勢群體是他們。

    還有,有位叫莫度的法師告訴我,如果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在罪犯成為罪犯前,引導他們走出黑暗,走進光明,就不會出現這么多惡徒。我覺得,這世界需要超級英雄,他們的某些行為雖然不值得提倡,但他們核心的精神卻是值得宣揚的?!?br/>
    特查卡細細的看著自己的小王子,看著夕陽的余輝在墻壁上退去,他流露出欣慰的笑容,拍了拍特查拉堅實的肩頭,“你能有此見地,說明你已經成熟了,我的孩子?!?br/>
    特查拉回以一笑。

    “或許你是對的,我的思想和前人那樣太過保守了,我這一生為此犯下了許多過錯,但我并不后悔,因為我身后有個優秀的國王會為我填平一切錯誤的坑?!?br/>
    “爸爸……”特查拉若有所覺,目光矍鑠。

    “成為國王吧特查拉,我選擇退位?!碧夭榭ㄐχf了一句,負手走進城堡之中。

    翌日,特查拉通過了繼承儀式,成為了瓦坎達新一代國王,正式繼承了黑豹的稱號。而特查卡則退居幕后,陪著自己的老婆在瓦坎達養老。

    特查拉繼任國王的消息在上位第二日才通過媒體傳出,而由于瓦坎達在外界看來是個小國,世人對此知之甚少,只有有心人才關注到了這一消息。

    “愿世界和平?!痹谕心嶂刭Y舉辦的派對上,參與此次導彈危機阻止行動的英雄們舉杯共飲,許下祝福。

    “也祝瓦坎達永恒?!睆统鹫邆冇窒蛸p臉參加派對的新國王陛下敬了一杯。

    特查拉稍顯靦腆的笑了一聲,承下了眾人這份情。

    這場派對上,不止有神盾局特工、復仇者英雄、瓦坎達人,甚至卡瑪泰姬的法師們都來了,每個素不相識的人都在交流著他們各自的獨一無二的生活,氣氛十分融洽。

    不過,總有破壞氣氛的……

    “火箭魚雷!嗷嗷嗷!”一只浣熊借用法師的異次元門來到高空,然后猛地一頭栽入水中,掀起大片水花,濺得泳池邊的客人們一身都是。

    敞開雙臂,愜意的靠在泳池邊上享受水浴和月光的樹人,對那糊臉的水花沒有一絲反感,反而覺著十分有趣和享受。

    站在二樓窗臺邊看到這一幕的特查拉抿了抿嘴,說道:“真的是長見識了,真是什么樣的生物都存在呢?!?br/>
    “那樹人和小浣熊是仇富者聯盟的倆新成員,據說一個是園丁擔當,另一個是吉祥物和司機擔當,雖然不知道他們這個組織為什么會需要這兩個奇怪的職位,明明他們的據點只是一座兩百平的公寓而已?!蹦人谝慌詾樘夭槔忉尩?。

    特查拉沉默了一瞬,對這個組織更加好奇了,“我聽說過他們,但是導彈危機時,他們去那里了,我記得你們說過,你們當時聯系不上他們?!?br/>
    娜塔莎笑著解釋道:“他們去抓捕九頭蛇殘黨和黑暗法師們了,可以說是一網打盡,造成此次危機的兩個主要幕后黑手,斯特拉克和卡西利亞斯都被抓獲了?!?br/>
    “真厲害?!碧夭槔唤澚艘痪?,又好奇的問,“那些犯人現在如何了?”

    聞言,娜塔莎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余生只能和狗一樣過下去了?!?br/>
    特查拉有些迷惑,但卻也覺得有趣,只猜著那些人想必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嘿,莫度?!笨粗殖忠话睏l的莫度向他們笑盈盈走來,復仇者們皆是舉杯歡迎。

    莫度在眾人的歡迎中坐下,聽著索爾的一聲贊美,“兄弟,這次危機多虧了你們法師的相助,不然事情不可能這樣順利?!?br/>
    “沒有你們提供的地圖導航,就算我們法師有解決的能力也是白搭,我們都很重要?!蹦戎t虛道。

    “而且,事情算不上徹底解決,我們還有很大的麻煩?!蹦扔謬@道,手中的辣條也放下了。

    眾人聞言一怔,喜悅的心情沉寂了一下。

    “為什么?”羅杰斯不解。

    “時間寶石沒有回來?!?br/>
    “什么?可是,主犯不都落網了嗎?”班納皺起了眉頭。

    “九頭蛇的斯特拉克偷走時間寶石的目的,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瘋狂,他們創造了一個帶著九頭蛇瘋狂思想的人工智能,而那人工智能因極端思想而進入了邏輯誤區,變得失控,想要毀滅全人類以此達成九頭蛇組織統御地球的想法?!蹦饶闷鹱郎系囊槐埔伙嫸M。

    聞言,復仇者們都反應了過來,異口同聲的喊出了同一個名字:“佐拉!”

    莫度點點頭,看著空空的酒杯,惆悵道:“如今的佐拉比想象中要更加危險,你們知道嗎?實在是……太瘋狂了,從古樂法師口中得知,那個佐拉可能是因時間寶石誕生的緣故,所以能控制時間寶石。我根本想象不到,我們該如何對付一個能控制時間的敵人?!?br/>
    好好一個派對,莫度一件事就讓眾人陷入了沉重的心情。

    “那個人對它也沒有辦法嗎?”托尼皺眉問道。

    莫度搖了搖頭,扯出笑容,“當然不是,古樂法師能輕易殺死那個機器程序,但難就難在找到對方,對方擁有時間寶石能預知未來,想要躲開偵察實在太過容易了?!?br/>
    “我們會找到他的?!彼鳡枅远ǖ恼f道,然后拿起一杯酒一飲而盡。

    “從明天開始,我們復仇者會竭盡全力去找到它?!绷_杰斯看著眾人,渾身散發出領袖的氣質。

    他話音剛落,古樂就從異次元門中走出,看著這群高級工具人,笑道:“別漫無目的亂找,關于它的行蹤我還是能猜到些許的?!?br/>
    “對方想完全掌控無限寶石,這需要一個極強的體魄,現在的佐拉想必是在想盡辦法制造出一個強大的身體,而想要一個最強的身體那就需要最強的材料……”

    “振金?!碧夭槔勓?,立即想到了答案,眉目凝重起來。

    班納看了眼被放在角落的美隊盾牌,說道:“可是振金世間少有,它想要打造一個軀體,需要的數量想必極其龐大,那目標會是誰呢,我想不到?!?br/>
    羅杰斯一怔,然后嚴肅道:“難道它會襲擊我嗎?看來我得做好準備了?!闭f著,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眾人嘴抽,托尼在一旁善意的提醒了一句:“振金有一個特性那就是不可重塑,你的盾牌已經成型了,奪來也沒用啊,況且,一面盾牌的質量真能打造出一個適合的身體?怕不是還沒一只貓大呢?!?br/>
    羅杰斯訕笑,內心松了口氣。

    而黑豹特查拉卻復雜的開了口:“我想他們會襲擊我們瓦坎達才對?!?br/>
    聞言,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只聽這位隱藏土豪終于敞亮了說話:“其實不瞞你們說,我們國家好多建設都使用振金做的……”

    眾人:“……”

    托尼怔怔的看著這位黑人國王,他從沒想到過對方居然比自己還有錢。

    要知道振金這玩意兒可是按克賣的,比鉆石還貴,有價無市。

    出產地極少就算了,產量還少。

    這自稱“世界最窮之一”的瓦坎達居然特么富得流油!

    “還記得那架戰機,還有我的黑豹戰衣嗎?全是振金做的?!碧夭槔┖竦男χf。

    托尼伸手打住了說話的特查拉,撓了撓頭,不經意間嘆息了一聲,問道:“所以我們這段時間該守在你的國家嗎?”

    “不,還有一個人也有大量的振金?!惫艠烦鰜泶虿?,瞇著眼看向特查拉,“尤利西斯·克勞,他也有?!?br/>
    聞言,特查拉猛然抬頭,“你知道這個該死的家伙???”

    “我知道很多事情?!惫艠肺⑽⒁恍?。

    那個叫克勞的男人,特查拉一直記憶猶新,那個自稱探險家的家伙循著瓦坎達流落在外的傳說,找到了瓦坎達國家的正確打開方式,然后帶著一批不法分子偷襲了毫無防備的瓦坎達,成功偷走了大量珍貴的國家特產——振金。

    盡管那批被偷走的振金只是他們國家儲量的九牛一毛,但勝在他們殺死的瓦坎達人太多了,其中便包括了自己兄弟的父母。

    這些年來,瓦坎達也一直在搜尋克勞的下落,但一直沒能發現對方的行蹤。

    無限神知雖然找不到佐拉博士的下落,但古樂卻能猜到對方定然會去的地方。

    瓦坎達未知的黑科技太多,佐拉博士在沒獲得最強軀體之前,他也不敢冒然闖入瓦坎達。

    所以,佐拉博士最可能的下手對象只會是尤利西斯·克勞,古樂只要安排人守株待兔即可。

    向眾人告知了尤利西斯·克勞的下落以后,特查拉恨不能立即上門干掉對方,但考慮到大敵當前,為了大計劃只能先將國仇家恨緩一緩。

    “感謝你提供的情報,以后古樂你便是我們瓦坎達的坐上之濱,我們非常樂意向你伸出友誼之手?!碧夭槔嵵匕l話。

    “感謝就不必了,抓到克勞以后,送我一點振金研究一下就好?!惫艠窋[擺手,蠻不在乎的說道。

    只要一點點,我就能復制出億點點。

    一點振金而已,特查拉這點權利還是有的,當即一口答應下來,還覺得是古樂虧了。

    對此,古樂只覺得這國王真是古道熱腸,善良到他大喜過望。

    氛圍又漸漸放松下來,觥籌再次交錯。

    得知了重要情報以后,每個人的內心也都有了底數,接下來就全靠等待即可。

    “嘿,古樂,看在咱們同盟的份上,我可以請求你一件事嗎?”娜塔莎笑瞇瞇的看著古樂問道。

    古樂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堅定的搖了搖頭,“不好?!?br/>
    娜塔莎咬著牙,堅持說出了自己的請求:“請把我的身材還給我?!?br/>
    “何必呢,現在的身材多好,行走如風沒有負擔?!惫艠钒櫰鹆嗣碱^,那打量著那平板身材的深邃目光里蘊含著強烈的戲弄情緒。

    聽著二人的對話,在座各位憋著笑不敢出聲,唯有新入團的特查拉還云里霧里。

    古樂那手說沒就沒,說有就有的能力,實在是在場復仇者們的噩夢。

    “這個負擔我承受的住,請還我吧?!蹦人媒醢蟮恼Z氣說道,“我現在好多衣服都穿不上,走在大街上都沒人認我是黑寡婦,我的赫赫胸名都不見了你知道嗎???”

    “現在的人都以胸識人嗎???這是在物化女性!氣抖冷!女性同胞什么時候才能站起來!”古樂咬牙切齒。

    “別特么給我轉移話題??!”

    兩小時后……

    娜塔莎終于換回了她豐韻曼妙的身體,不由喜極而泣,一想到自己是通過出賣上司的私人情報才贖回來的,心里對弗瑞的負罪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頂峰。

    “啊……”當干癟的身體隨之復原,一陣劇痛刺激著她的小腹,她不由痛苦低叫著跪了下來。

    一種久違的熟悉的痛感涌上腦海,娜塔莎不由哭出了眼淚,嘴里還說道:“我感覺到了,那種令人懷念的疼痛感,我感覺到了……是我的……回來了嗎?”

    “不客氣?!惫艠沸Σ[瞇的說道,“你提供的情報,夠我用來脅迫弗瑞幾十年了?!?br/>
    “謝謝!謝謝謝謝……”

    聽著兩人的對話,眾人有些發懵。

    一個男人讓一個女人喊疼,一個女人居然還感恩戴德……

    這……是什么新式的PUA?

    眾人的不解,在場僅有巴頓表示理解,他也很為自己的老友高興。

    他自然猜到了娜塔莎在古樂的幫助下換回了她失去的東西,那個能讓她重新作為一個正常女性、成為一個正常妻子的最重要的東西。

    “太好了,娜塔莎,將來有一天你終于也能有屬于你的孩子了?!卑皖D感慨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眾人震驚的看著古樂和娜塔莎。

    托尼更是厲聲指責道:“嘿嘿嘿,你們眾目睽睽下到底做了什么可疑的事情!”

    “是我少了段記憶,還是這是什么玄奇的懷孕手法???”索爾尖叫。

    班納坐在一旁,低著眉眼,臉有些綠。

    聽著這群撲街英雄的大呼小叫,古樂禁不住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這場派對,眾人興致而來,失意而歸。

    全體英雄對古樂的心理陰影又加大了一部分面積,沒人知道那場派對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只是珮珀這些天總會聽見做著噩夢的托尼重復說著夢話:“我不要穿那樣的衣服,我不要穿女裝……不要不要……”

    ……

    “老板,這里就是趙海倫的住宅了,咱們進去吧?!迸蓪χ惯^后的第二天,古樂帶著旺達小姑娘找上了佐拉可能會盯上的另一個目標。

    趙海倫博士,是托尼的舊友,貌似是他在麻省理工讀書時的大學校友,在生物科技領域內頗有建樹,本人也是個難得一見的東方美人,在業內的人氣頗高。

    古樂和旺達在門外就感受到了一股詭異的氣氛,雖然屋外看不出什么動靜,但兩人的精神力卻滲透到屋內,看到了一片狼藉。

    “趙海倫沒事,運氣好沒死,只是暈過去了?!贝_認屋內的情況后,古樂帶著旺達進入了屋內。

    看到筆記本電腦的屏幕還亮著桌面,在幾秒后才進入屏保狀態,古樂便皺眉,猜測道:“佐拉應該是剛走不久?!?br/>
    趙海倫博士此時正昏倒在走廊上,旺達見此連忙上前查看,確認無恙后才舒了口氣,將之抱起放在了沙發上。

    古樂來到電腦前,簡單的查詢了一下電腦的使用記錄,發現主要是進行了文件拷貝,復制的內容是插在電腦里U盤的數據,被導入到了另一個移動硬盤里頭。

    簡單瀏覽了一下U盤里的數據,果然不出所料的是趙海倫博士設計的仿生儀器。

    “旺達,你先在這里照顧好這位博士小姐,我去追那個鐵皮機器?!?br/>
    “好的,你去吧老板?!蓖_乖巧的答應下來,目送古樂離去。

    ……

    幾番瞬移過后,古樂已經地毯式搜索了首爾這座城市,終于在一處方向上找到了佐拉博士的蹤跡,但剛追上去,對方就運起時間寶石的力量消失無蹤。

    它大概是利用了時停逃出生天,古樂能感受到周圍時空剎那的異樣。

    擁有四枚無限寶石力量的古樂,自然是能掙脫出時間寶石制造的時間領域,可以在時間停止、倒流和順流的情況下自由移動。

    只是對方的逃跑的動作更加迅速和果斷,并且能進行更加細微的時間操控,因而能快他一步。

    簡單來說,就是佐拉博士能在時停的狀態里再進行一次甚至好幾次的時停,完成連續幾層的時停效果,以至于古樂都沒能及時察覺到。

    “這種人工智能有點麻煩啊?!惫艠窙]料到一個人工智能居然能對時間法則的理解,在短短幾天內就能達到這種地步。

    憑借佐拉自己獨立且無情的計算機大腦,只怕他遲早可以把時間寶石完全開發,屆時的佐拉可能就沒辦法輕易戰勝了。

    做(掉)人做(掉)機器,本質上沒什么不同。

    古樂不可能放虎歸山,再給對方逃跑的機會,緩緩閉合雙眼,一股黑色的力量形成筆直的線條向四周散發出去,一瞬間仿佛把整個世界都分割成了方塊一般。

    古樂的雙手之間浮現出一塊藍色魔方,定睛一看,那可不是宇宙魔方嗎?

    旋鈕魔方的轉向,同時間天地空間變幻,原本百里之外的景象突然調轉到了古樂面前,其中便包括那遠遁而去的佐拉。

    取出無界之棍,朝前棒槌而下,將出現在面前的佐拉一棒擊落,一塊綠色的熒光隨著破碎的機械軀體飛出。

    一把抓住那點熒光,古樂面露異色,手持無界之棍降落在陸地之上。

    看著那只剩一半殘軀的機械體,古樂好奇道:“你倒是舍得,為了逃出升天,竟然連時間寶石都舍棄了?!?br/>
    明滅的機械眼睛長亮了一下,一道近乎破碎的聲音在電光石火的殘軀中響起:“呵呵,如果不能活著,一切都只是空談……”

    說罷,那發光的機械眼睛終于熄滅了火光。

    佐拉還是沒死,方才死的不過是對方留下的分數據罷了。

    理智的人工智能只會做出正確理性的判斷,更何況是佐拉這樣的失控智能,它們更是無情的利己主義者,它們不會為了強大的力量而選擇放棄活下去的機會,反而是為了活下去而放棄強大的力量。

    現在的佐拉,只怕已經在別處悄悄開始進行自己的計劃了吧。

    古樂嘗試著使用時間寶石將佐拉復原,但遺憾的是佐拉的機械軀體雖然復原了,可佐拉本身卻仍然在外。

    基于時間寶石的力量誕生的佐拉,所以你不受時間寶石的約束,我也仍無法用無限神知感知到你的存在嗎?難怪你敢這樣大膽的遺棄時間寶石。

    這大概就是佐拉敢拋棄時間寶石的真正原因了吧,因為它不會受寶石的力量影響。

    “我隨時都會回來的?!边h方一處古老地堡之下,昏暗的地下倉庫里,機床邊的機械臂飛快的運作,制作零件的同時也在拼裝著一個龐大的儀器,粗看外觀,有些像科幻電影里的休眠倉,那喑啞的嗓音正是從機床附近那屏幕一閃一閃的電腦中發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钱龙捕鱼怎么玩才能赢 炒股配资 网络上股票配资合法吗 今天福建快3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一定牛 内蒙古11选5 幸运飞艇官方走势图手机版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上海11选5走势图 极速赛车预测app